主页 > 知识 > 正文

外媒爆料:“亚投行”问题失算,安倍大声怒斥

新华社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CFP 图
       日本多个主流传媒4月8日传出消息,日本财务省和外务省制定了一份应对中国主导的亚投行的评估报告,3月底已提交首相安倍晋三。同时,从“亚投行”成员国6月底缔结协定的日程来看,日本财务大臣兼副首相麻生太郎7日说,中日两国财务部门正准备6月在北京举行“范围广泛的经济、财政对话”,令几乎所有日媒相信对话其实就是日本加入“亚投行”的谈判。对此,全球媒体持续批评安倍政权在这一问题上的失算。
安倍怒斥的声音传到室外
       英国广播公司(BBC)9日发表文章称,截至3月31日为止,日本没向中国申请加入“亚投行”,已失去创始国地位。但日本又并非决定不加入,而且至少到现在为止,非创始国的出资比率看来也少不了。上述评估报告估算,日本如加入“亚投行”,初期需准备投入15亿美元,但最终可能因为“亚投行”需要倍增创设资金到1000亿美元,日本的负担还可能大幅膨胀。
       “有分析认为,如此不划算的失误直接该怪财务和外务两省。3月中旬英国宣布加入‘亚投行’前,财务省自称‘与中国财政部有独立人脉’的国际局长浅川雅嗣自告奋勇收集情报,据说他的确曾向预定出任首届“亚投行”总裁的金立群打探,但没收获。”文章称。
       “财务省里本来就酝酿着抗拒亚投行的氛围,因为日本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与财务省高官有着错综复杂的瓜葛,从1930年进入大藏省(财务省前身)的第一代亚洲开发银行总裁渡边武起,到现任总裁中尾武彦为止的9名历代总裁,无一不是来自大藏省或财务省官僚,他们每人还在财务省有上上下下、前辈后辈的瓜藤葛根,说白了,亚洲开发银行是财务省的既得利益,所以对与亚洲开发银行相争的‘亚投行’,财务省里有广泛的抗拒情绪。
       而在外务省,文章称,拥护日美关系的欧美派本来一向是主流,外务省高官都由欧美派出任。对中国主导的“亚投行”,外务省里的气氛也是轻视,愿望上既不希望日本加入而影响日美关系,也不相信英国等发达国家会加入“亚投行”,所以随便了解、想当然地分析一下,就报告说G7国家都不会加入。
       文章称,财务省和外务省把带有感情因素、没认真探索的情报递交给首相官邸,本来符合其实也不想与中国打交道的安倍政权胃口。不过英国宣布加入,令安倍政权震惊,随后法国、德国、意大利宣布加入,对日本来说就不是感情问题,而是外交失败问题。
       “虽然至今安倍内阁还在不断说明未加入‘亚投行’是因运营不透明、疑虑审查融资欠合理等,或说日本如果加入‘亚投行’就会助长中国在亚洲的影响力、助长独裁体制、助长亚洲国家环境污染、影响与美国的关系等慎重理由,但安倍政权其实十分恼火与焦虑。3月31日亚投行截止申请成为创始国的当天下午,安倍在首相官邸召见财务省的浅川雅嗣和财务官山崎达雄、外务省外务审议官长岭安政、事务次官斋木昭隆等,安倍怒斥的声音传到室外:‘你们听来的话不是都错了吗?!你们到底从哪儿收集来的情报?!’
       国立横浜大学政治经济学名誉教授矢吹晋对BBC说,现在的局势是突出了日美孤立,但“美国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美国还存在通过世界银行等与中国调整关系的可能性,真正悲哀的只有日本,安倍政权说‘俯瞰地球仪外交’、‘围堵中国’等豪言壮语,结果是以外交完全失败告终”。
       矢吹说,“亚投行”问题令日本的窘迫,有些像40年前中美快建交时日本的窘迫,但是这次的失败更严重,“因为40年前轻视中国的日本,还可通过前首相田中角荣果断访华、抢在中美建交前与中国建交保全面子、挽回颓势,但这次中国不再是40年前的经济小国,而是经济上超越日本、购买力超越美国、外汇市场也能震撼世界的经济大国,日本已没有挽回颓势的筹码”。
       不过文章称,现在仍不能说日本社会和国民大多数相信未加入“亚投行”是安倍政权失误。安倍政权说明忧虑中国主导的金融体制在日本仍有说服力,主张“不必急于加入、慎重研究为好”的意见也经常听见。
日本应该思考的根本问题
       “德国之声“9日发表文章称,有分析师称,东京决定错过这一截止日期可能是一个战略错误。这些分析师表示,此举得出的不可避免的结论是,日本只和其最为亲密的政治和安全盟友美国站在同一边。
       “在东京和华盛顿,人们有这种感觉,新银行只是中国政策的一个工具,起初也并没有期待其他国家将会加入。”日本天普大学当代亚洲研究学院的主任杜加里克(Robert Dujarric)说。“然而显然,他们在这一点上严重估算错误。”
       “我的感觉是如果日本和美国加入会更好,因为这意味着在一开始就会有人站在美日这一边,两国会更好了解该组织及其目标和运作方式,两国也会有更好的机会对该银行的方向施加影响。”杜加里克说。“不过对于日本而言,出于安全方面的担忧,最重要的是不要被看到与美国分道扬镳。”杜加里克强调说。
       另外这位政治学者还认为,东京坚称尚无定论、只会在6月作最后决定,这听起来也没有说服力。他说,如果日本在今年晚些时候表达出要加入“亚投行”的意愿,“这会来得太迟,会丢颜面,会很尴尬。”
       东京明治大学国际关系专业的教授伊藤刚(Go Ito)也持类似观点。他对“德国之声”说,日本可能来得太晚,以至于无法再对政策施加影响。
       尽管如此,伊藤认为,鉴于中日这两个亚洲大国之间在意识形态、经济、历史和地缘政治上的巨大差异,东京表现出的谨慎是有理由的。此外,日本已经是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中的主要力量。伊藤强调,东京不想要稀释这些机构在亚洲的影响力。
       另外,在日本存在这种担忧: 北京可能利用“亚投行”作为一种“政治加分”的方式。伊藤提到,中国主导的机构可能会不予理睬东京的倡议,东京合理的担忧可能会被驳回,其现有的国际影响力可能会日渐黯然失色。
       尽管如此,伊藤仍然指出,日本没有成为“亚投行”创始国之一也带来了风险:日本将无法影响这个新银行的决策过程。
       “德国之声”援引日本《朝日新闻》的一篇社论称,“日本不应该仅收集‘亚投行’建立协议的细节信息,也应该考虑一些更根本的问题,例如日本在一个急速变化的亚洲想要扮演怎样的角色,以及如何面对中国影响力与日俱增的这个现实。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
eu608
.com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