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创投 > 正文

专访|黄渤说拍完这波戏就大休,大家都笑了

新华社
即将到来的国庆档,已被媒体冠以“黄渤档”,三部其参演电影(《心花路放》、《亲爱的》、《痞子英雄2》)密集上映。  澎湃新闻 权义 图

       用电影《疯狂的石头》里“道哥”的著名台词来说,这几年黄渤正处于“事业上升期”。
       2012年底至2013年头的贺岁档,黄渤连续三部电影(《泰囧》、《西游降魔篇》、《无人区》)大卖近30亿元票房,令其成为中国内地最有票房号召力的男演员之一。即将到来的国庆档,已被媒体冠以“黄渤档”,三部其参演电影——《心花路放》、《亲爱的》、《痞子英雄2》密集上映。
       9月19日,黄渤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黄渤档”不是他能左右的,“片方给弄到一块了。其实我还挺无奈的,去参加发布会就很尴尬。上午参加这个,下午参加那个。刚开始人家说‘剑指国庆档’,我就只能往后站,心想:‘你剑指哪一部?’不太敢说。后来放开了,有了服务精神,哪部戏叫我参加发布会,我就在台上说这部戏就一定是‘国庆档’最好的。下午去参加另外一部片子的活动,那当然了我们就是最合适‘国庆档’的。有一个好的服务精神,大家都高兴。以前见到记者会说‘好久不见’,现在见到记者就问:‘怎么样,刚才吃了吗?’”
       采访当日,黄渤刚从鬼吹灯系列电影《寻龙诀》片场挤出时间来接受澎湃新闻专访,北京初秋的阳光令人感到慵懒,也令黄渤满脸倦意,聊到一半,他憋不住地问:“这里能抽烟吗?我太困了。”随后他就走出房间,抽起了九五至尊。
       黄渤说,他打算拍完手上的戏,就来个大休。只是话一出口,旁边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吐槽说:“谁信呀!”
黄渤:“每个导演想表达的东西不一样,很难说我如果当导演的话会更像谁。”  澎湃新闻 权义 图

【我不会随便当导演】

       澎湃新闻:这次国庆档三部电影分别是和大陆香港台湾的导演合作,有什么不同的感受?
       黄渤:完全不同,他们每一个人的风格要求不同,是三个不同的路子。宁浩因为熟悉,我介绍他都快介绍烦了。标准处女座,折磨死别人也折磨死自己。 以往宁浩的东西比较极致,这次(《心花路放》)相对比较松。以前从创作到剧本都很紧张,没有“大概”、 “比较” 这样的词,包括《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有的镜头要不要,他早就想好了。现在拍片比较松,这可能跟年龄跟成熟都有关系。
       陈可辛我是第一次合作。我心目中他一直是好导演。他是一个很聪明的导演。他会拍电影也懂得营销自己的电影。《亲爱的》一开始我以为是个文艺片。但他的拍法,找了一级演员的阵容,把这样的题材跟商业元素结合到一起。
       澎湃新闻:你有没有被陈可辛折磨?
       黄渤:他在现场比较温和,其实他被我折磨得不轻。很多时候他觉得够了,可以了,我觉得还可以再来一下、再来一下。 他在香港导演里,算是比较文艺的导演。他对内地文化的了解也比较深。我说的文化不在于风俗人情,而是现实社会状态下出现的矛盾冲突,他会有自己的一些理解。《亲爱的》这部戏有作者态度,而且作者态度很清楚,就是从正反两面来讲亲情人性的态度。
       蔡岳勋,是三个里面最帅的导演,本来就是演员出身嘛。他用台湾话说,就是一个很“ging”(硬撑)的导演,第一次拍《痞子英雄》用了7000万元人民币,这次拍《痞子英雄2》他又花了了1个多亿元人民币。这对台湾电影来说不可思议。他看起来温文尔雅,但内心很狂野,他的狂野都散发在电影上,他有惊人的勇气和魄力去尝试,做别人不敢做、甚至是想都不敢想的事,《痞子英雄2》是华语电影上史无前例的电影,我们邀请到众多世界顶尖级人才来加盟,会有很多人质疑说你们怎么可能拍得过好莱坞,可是现在拍不过,咱们就不去尝试,不去挑战了么?
       澎湃新闻:很多演员做导演,第一部作品在票房上都非常成功,包括徐峥、邓超。听说也有电影公司的老板找你做导演,你有做导演的想法吗?
       黄渤:我很多年前就一直在做一些故事,各种题材都有。但做导演这个事情我看得挺重的,不会随便做。毕竟对于演员来说,时间成本是最值钱的东西。我不会在没有想清楚之前就拿出一年半两年的时间去做一个最后被自己认为没有意义的东西,哪怕它的票房很好。我也不想给自己设一个时间期限。想清楚了,就会愉快地去做。哪怕过程艰辛,回想起来也是很有意思的。没想清楚就去做,只会把自己弄得很痛苦。
       澎湃新闻:你如果做导演,会更偏向陈可辛还是宁浩的工作方式?
       黄渤:每个导演想表达的东西不一样,题材也不尽相同,很难说我如果当导演的话会更像谁。我希望自己能够放松一点,但估计还是会纠结在一些相对具体的细节上。

【演《亲爱的》不玩花活】

       澎湃新闻:你与《亲爱的》原型接触过吗?
       黄渤:前期有看过新闻纪录片,知道大概的故事。拍摄的时候来探过一次班。影片放完也见过一次。
       澎湃新闻:见面的时候你的状态是怎么样?
       黄渤:这个故事我们走了多少遍了,心理很复杂,觉得说什么都无力,都是很残忍的。我们跟彭高峰见面的时候,他是小孩找回来了的,旁边还有好多是小孩没有找回来的。如果都是小孩找回来的,还可以聊一下这个过程。可这样一种情形之下能说什么呢,说什么都很残忍。我演这个人物之前就已经想好了,就是尽量靠近,不玩花活,不希望出彩,只是尽量还原。即便这样我们在拍摄过程中体会了很多,也远远不及原型人物的万分之一。
       澎湃新闻:类似的社会问题生活中有接触吗?
       黄渤:有过接触,微博打拐。现在心理下意识想回避。你能做什么。有时候呼吁捐款,微博一片。但个人不是一个机构。很多人希望在国家寻求有影响力的人说话,但这不是个人能够解决的。
       澎湃新闻:那你现在怎么做公益?
       黄渤:我公益还是做了很多,比如呼吁少用一次性筷子,对贫困地区学校的资助等。我想踏踏实实做点好事。我曾经认为明星做慈善不在于捐了多少钱,在于带头作用。我觉得只能踏踏实实做力所能及的小事。比如某个贫困地区的一所学校我给修好了,教师的工资我给发了,我就心满意足了。
黄渤:“其实这两年我在创作上有点疲惫,到了一个认识上的瓶颈期。”  澎湃新闻 权义 图

【最好的时候已经过去】
       澎湃新闻:你主演的国庆档三部电影都已经举行了多场试映,观众对电影的评价有褒有贬,但对你的表演都十分认可。有人说现在到了黄渤最好的时候,你同意这种说法吗?
       黄渤:我不这么认为。我自己觉得,前两年才是我最好的时候。
       澎湃新闻:那是在拍《斗牛》、《杀生》的时候?
       黄渤:差不多。其实这两年我在创作上有点疲惫,到了一个认识上的瓶颈期。比如说我接一个戏,除了自己喜欢之外,还为了什么?为了证明自己的市场价值吗?有时候觉得这也没有意义。当自己逐渐达到曾经设定的目标之后,人就会变得茫然。打个比方,我以前的目标是在10层楼,每往上攀爬一段我就会很高兴,爬到了第8层、第9层的时候,我就忍不住会想,到了第10层该干嘛呢?我觉得现在我应该提高的不是技巧,而是眼界和审美。眼界和审美不会因为我演了多少部戏就有所提高,而是来自于对生活的理解、对艺术的理解、对文学的理解、对社会的理解。有了这些,10楼之上才会有20楼的空间给我攀爬,而我也能继续享受攀爬过程中的愉悦。
       澎湃新闻:你打算怎样提高眼界去审美,去打破这个创作上的瓶颈?
       黄渤:没想得特别好,只能是先主动把节奏放缓吧。这些年我一直拍一直拍,跟社会跟生活脱节,少了很多思考的空间。不,是几乎就没有时间思考。而但凡跟艺术沾边的行业,它都是闲出来的,绝不是忙出来的,忙到最后就只剩下活了。所以我初步打算,等手头这个戏(《寻龙诀》)拍完之后放缓一下节奏,先歇一阵子。
       澎湃新闻:去读书充电?
       黄渤:各种吧,没有完全想好。我现在的感觉,就像是被带到了电影工业这台大机器里,咔咔咔不停地转。大家认为你是颗不错的螺丝钉,就会把你拧到不同的机器上,磨啊磨。长久这样磨下去,人就会变得疲惫。
       澎湃新闻:你这次去参加《中国好声音》,是打算重拾音乐梦想吗,现在还有出专辑的想法吗?
       黄渤:有啊。我可能不是个那么干脆的人。就好象有的人跟前女友分手就一刀两断,我属于玩拉拉扯扯那种。一些没有完成的梦想吧,我就老是对它抱有幻想。觉得这个目标之前没有达到,现在是不是有可能做到?
       澎湃新闻:怎么看最近多名明星因嫖、赌、毒被抓的事?
       黄渤:这个……只能自己做好自己了。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
eu608
.com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